銀炬資訊平台-傳播品質資訊

《寵物小精靈》絕對黑曆史,第一個你就未必知道

   二十一世紀經濟報道喜歡這種感覺。被早晨溫順的太陽用柔和的,溫黁的光滿滿的攬住。俏皮的秋風在你衣服裏打轉。沐浴著清晨柔膩、溫潤、清新的空氣,仿佛把人的脾肺都潤澤了一番。徜徉林間,前天的一場大雨襲過,卻讓泛黃的秋葉兒顯得更加油亮。

  我也喜歡秋天,卻又不忍心看到殘花敗柳的景象。或許是一種同情,要不就是內心的怯懦罷了。“葉兒落如蝶舞”,遐想之際,一片亮油油的秋葉兒抹著還未褪盡盛夏味道的墨綠從枝頭盡情的飛舞下來,壓在了鏽迹斑駁的土地上,也壓在了我的心頭上。帶著一生酣暢淋漓的歡樂與悲傷,讓我心頭有載不動的悲歡。我臆想這大概就是多半樹葉的味道顯苦澀的原因吧!

  秋天的早晨,露珠兒顯得格外晶瑩剔透,宛如一顆顆剝了皮兒的荔枝,而且裏裏外外都攪和著淡雅的晨光。每當秋風貪婪的吞噬著秋葉兒的光景時,它們便忽閃忽閃地,好似要把積攢下來的光彩一口氣兒全都吐出來。這時秋葉兒也就隨之歡樂起來,像小孩兒穿了一件鮮麗的新衣裳,心裏滿滿的兜起一股高興勁兒,蹦蹦跳跳的洋溢著一陣陣的歡樂。這份情調,宛如頭頂的太陽一般,使人的生命受到浴火重生般的洗禮,讓人的意志充滿了剛毅的力量,就連暮秋清冷的晨光都能變得暖和起來。

  漸漸地,秋風吹散了露珠兒,只留下了淡黃淡綠的秋葉兒。陽光融進了樹幹幹癟的皮膚裏,樹冠上一塊塊龜裂的樹皮拉拉扯扯的奔向土地。孤獨的秋葉兒變的沉默了,像一位迷失了方向的旅行者,迷惘之中,好似缺失了一種能讓自己重歸征途的動力和勇氣。它耷拉著身子,扒在枝頭。又像一個生了病的孩子,無精打采的挂著一副蠟黃的小臉。或許它真是病了罷。終于從高昂的枝頭跌了下來,倒在了光斑點點的土地上。清癯的肌膚在陽光下顯得更加通透,奇麗的脈絡如骨骼一般紮紮實實的緊繃著它瘦小的身體。它像極了一只折了翼的蝴蝶。在蕭瑟的秋風中常常倔強的抖動幾下剩下一瓣兒的翅膀,看似想要踏著秋風飛到哪團潔白的雲彩上。

  呵!倔強的秋兒呀!風是你的船,天是你的海,那顆頑強的心便是你的槳了。湛藍的天空上印滿了你理想的足迹,火紅的夕陽中你釋懷了黑夜的恐懼,瑟瑟的秋風裏滿載著你的淚水。你征服了生活的艱辛,也捕獲了生命的真谛……

  呵!我那可愛的秋葉兒呀!我便要爲你瘋狂的呐喊——“勇敢的飛吧!”

 今天,“豆角王國”換新的規矩啦。大家從搶地盤改成比個頭了。

  看哪,有一株豆角苗的莖已經開始向兩邊伸展了。而且它的葉子非常非常大,足足有原來的兩倍。它將下面的兩三個“居民”給遮了個嚴嚴實實的。它剝奪了它們的陽光。下面的“居民”得不到陽光的

  哺育,情緒有了很大的變化。它們緊緊的抱在一起,身體瑟瑟發抖,彎著腰,弓著背,如同前面有一只大怪物似的。

  我向後退了兩步,將菜地看了一遍。覺得菜地就像一個戰場,大家你往上擠,我往下壓,有的使勁擴大自己的地盤,有的卻不停的向上生長。這邊搶地盤搶得熱火朝天,那邊比身高比的十分熱鬧……

  我趁它們打到高潮的時候,猛的將水灑到菜地裏。它們立刻停止戰鬥,都在吸收水分。吸收完後,它們又打了起來。就這樣打著,比著,打著,比著……

  5月12日星期日多雲轉晴

  今天,“豆角王國”可真是將地盤擠得滿滿的。往下一看,只見下面一片蒼翠,看不見了那棕色的泥土。

  我先仔細觀察了一株較大的豆角苗,發現它整個身體的顔色已經從嫩綠變成了翠綠。我又認真清點了一下葉子的數量,竟然已經有九片大葉子和四片葉子!抽出的莖也足足有四個了。我蹲下來看,覺得這株大苗如同一把大雨傘,將它身旁居民的陽光奪去了。

  我再仔細觀察了一株較小的豆角苗,發現這株幼苗整個身體的顔色仍然是嫩綠色。我又認真數了一下葉子和莖的數量,可惜這株幼苗僅有四片大葉子三片小葉子,莖也只抽出了兩個,和那株大苗比,真是天壤之別呀!

  看著這些苗,我帶著三分焦急七分期盼的心情,等待著豆角開花的時5月25日星期六多雲

  盼著,盼著,沒有盼到開花的時刻,卻盼到了一根奇怪又獨特的“莖”。說它奇怪,因爲它生長的速度非常快,隔兩天就能竄得很高,說它特別,因爲它一開始是由兩根“莖”交錯著生長。我問爸爸這是什麽,爸爸告訴我說:“是莛。”

  莛長得飛快,又十分柔軟,所以不一會兒就彎曲了。爲了讓莛能夠向上生長,爸爸帶著我去砍了幾棵竹子,然後和我一起爲莛搭架子。

  首先,爸爸和我在前後各斜著插一根竹,交錯後呈“”型,再用繩子在兩根竹子交錯的中心點給捆上,使兩根竹子固定上,並將豆角苗上的莛子繞在竹竿上。之後用同樣的方法再搭一個架子。

  架子搭好啦,二十一世紀經濟報道就期盼著開花的時刻啦。

   二十一世紀經濟報道喜歡這種感覺。被早晨溫順的太陽用柔和的,溫黁的光滿滿的攬住。俏皮的秋風在你衣服裏打轉。沐浴著清晨柔膩、溫潤、清新的空氣,仿佛把人的脾肺都潤澤了一番。徜徉林間,前天的一場大雨襲過,卻讓泛黃的秋葉兒顯得更加油亮。

  我也喜歡秋天,卻又不忍心看到殘花敗柳的景象。或許是一種同情,要不就是內心的怯懦罷了。“葉兒落如蝶舞”,遐想之際,一片亮油油的秋葉兒抹著還未褪盡盛夏味道的墨綠從枝頭盡情的飛舞下來,壓在了鏽迹斑駁的土地上,也壓在了我的心頭上。帶著一生酣暢淋漓的歡樂與悲傷,讓我心頭有載不動的悲歡。我臆想這大概就是多半樹葉的味道顯苦澀的原因吧!

  秋天的早晨,露珠兒顯得格外晶瑩剔透,宛如一顆顆剝了皮兒的荔枝,而且裏裏外外都攪和著淡雅的晨光。每當秋風貪婪的吞噬著秋葉兒的光景時,它們便忽閃忽閃地,好似要把積攢下來的光彩一口氣兒全都吐出來。這時秋葉兒也就隨之歡樂起來,像小孩兒穿了一件鮮麗的新衣裳,心裏滿滿的兜起一股高興勁兒,蹦蹦跳跳的洋溢著一陣陣的歡樂。這份情調,宛如頭頂的太陽一般,使人的生命受到浴火重生般的洗禮,讓人的意志充滿了剛毅的力量,就連暮秋清冷的晨光都能變得暖和起來。

  漸漸地,秋風吹散了露珠兒,只留下了淡黃淡綠的秋葉兒。陽光融進了樹幹幹癟的皮膚裏,樹冠上一塊塊龜裂的樹皮拉拉扯扯的奔向土地。孤獨的秋葉兒變的沉默了,像一位迷失了方向的旅行者,迷惘之中,好似缺失了一種能讓自己重歸征途的動力和勇氣。它耷拉著身子,扒在枝頭。又像一個生了病的孩子,無精打采的挂著一副蠟黃的小臉。或許它真是病了罷。終于從高昂的枝頭跌了下來,倒在了光斑點點的土地上。清癯的肌膚在陽光下顯得更加通透,奇麗的脈絡如骨骼一般紮紮實實的緊繃著它瘦小的身體。它像極了一只折了翼的蝴蝶。在蕭瑟的秋風中常常倔強的抖動幾下剩下一瓣兒的翅膀,看似想要踏著秋風飛到哪團潔白的雲彩上。

  呵!倔強的秋兒呀!風是你的船,天是你的海,那顆頑強的心便是你的槳了。湛藍的天空上印滿了你理想的足迹,火紅的夕陽中你釋懷了黑夜的恐懼,瑟瑟的秋風裏滿載著你的淚水。你征服了生活的艱辛,也捕獲了生命的真谛……

  呵!我那可愛的秋葉兒呀!我便要爲你瘋狂的呐喊——“勇敢的飛吧!”

 今天,“豆角王國”換新的規矩啦。大家從搶地盤改成比個頭了。

  看哪,有一株豆角苗的莖已經開始向兩邊伸展了。而且它的葉子非常非常大,足足有原來的兩倍。它將下面的兩三個“居民”給遮了個嚴嚴實實的。它剝奪了它們的陽光。下面的“居民”得不到陽光的

  哺育,情緒有了很大的變化。它們緊緊的抱在一起,身體瑟瑟發抖,彎著腰,弓著背,如同前面有一只大怪物似的。

  我向後退了兩步,將菜地看了一遍。覺得菜地就像一個戰場,大家你往上擠,我往下壓,有的使勁擴大自己的地盤,有的卻不停的向上生長。這邊搶地盤搶得熱火朝天,那邊比身高比的十分熱鬧……

  我趁它們打到高潮的時候,猛的將水灑到菜地裏。它們立刻停止戰鬥,都在吸收水分。吸收完後,它們又打了起來。就這樣打著,比著,打著,比著……

  5月12日星期日多雲轉晴

  今天,“豆角王國”可真是將地盤擠得滿滿的。往下一看,只見下面一片蒼翠,看不見了那棕色的泥土。

  我先仔細觀察了一株較大的豆角苗,發現它整個身體的顔色已經從嫩綠變成了翠綠。我又認真清點了一下葉子的數量,竟然已經有九片大葉子和四片葉子!抽出的莖也足足有四個了。我蹲下來看,覺得這株大苗如同一把大雨傘,將它身旁居民的陽光奪去了。

  我再仔細觀察了一株較小的豆角苗,發現這株幼苗整個身體的顔色仍然是嫩綠色。我又認真數了一下葉子和莖的數量,可惜這株幼苗僅有四片大葉子三片小葉子,莖也只抽出了兩個,和那株大苗比,真是天壤之別呀!

  看著這些苗,我帶著三分焦急七分期盼的心情,等待著豆角開花的時5月25日星期六多雲

  盼著,盼著,沒有盼到開花的時刻,卻盼到了一根奇怪又獨特的“莖”。說它奇怪,因爲它生長的速度非常快,隔兩天就能竄得很高,說它特別,因爲它一開始是由兩根“莖”交錯著生長。我問爸爸這是什麽,爸爸告訴我說:“是莛。”

  莛長得飛快,又十分柔軟,所以不一會兒就彎曲了。爲了讓莛能夠向上生長,爸爸帶著我去砍了幾棵竹子,然後和我一起爲莛搭架子。

  首先,爸爸和我在前後各斜著插一根竹,交錯後呈“”型,再用繩子在兩根竹子交錯的中心點給捆上,使兩根竹子固定上,並將豆角苗上的莛子繞在竹竿上。之後用同樣的方法再搭一個架子。

  架子搭好啦,二十一世紀經濟報道就期盼著開花的時刻啦。

   二十一世紀經濟報道喜歡這種感覺。被早晨溫順的太陽用柔和的,溫黁的光滿滿的攬住。俏皮的秋風在你衣服裏打轉。沐浴著清晨柔膩、溫潤、清新的空氣,仿佛把人的脾肺都潤澤了一番。徜徉林間,前天的一場大雨襲過,卻讓泛黃的秋葉兒顯得更加油亮。

  我也喜歡秋天,卻又不忍心看到殘花敗柳的景象。或許是一種同情,要不就是內心的怯懦罷了。“葉兒落如蝶舞”,遐想之際,一片亮油油的秋葉兒抹著還未褪盡盛夏味道的墨綠從枝頭盡情的飛舞下來,壓在了鏽迹斑駁的土地上,也壓在了我的心頭上。帶著一生酣暢淋漓的歡樂與悲傷,讓我心頭有載不動的悲歡。我臆想這大概就是多半樹葉的味道顯苦澀的原因吧!

  秋天的早晨,露珠兒顯得格外晶瑩剔透,宛如一顆顆剝了皮兒的荔枝,而且裏裏外外都攪和著淡雅的晨光。每當秋風貪婪的吞噬著秋葉兒的光景時,它們便忽閃忽閃地,好似要把積攢下來的光彩一口氣兒全都吐出來。這時秋葉兒也就隨之歡樂起來,像小孩兒穿了一件鮮麗的新衣裳,心裏滿滿的兜起一股高興勁兒,蹦蹦跳跳的洋溢著一陣陣的歡樂。這份情調,宛如頭頂的太陽一般,使人的生命受到浴火重生般的洗禮,讓人的意志充滿了剛毅的力量,就連暮秋清冷的晨光都能變得暖和起來。

  漸漸地,秋風吹散了露珠兒,只留下了淡黃淡綠的秋葉兒。陽光融進了樹幹幹癟的皮膚裏,樹冠上一塊塊龜裂的樹皮拉拉扯扯的奔向土地。孤獨的秋葉兒變的沉默了,像一位迷失了方向的旅行者,迷惘之中,好似缺失了一種能讓自己重歸征途的動力和勇氣。它耷拉著身子,扒在枝頭。又像一個生了病的孩子,無精打采的挂著一副蠟黃的小臉。或許它真是病了罷。終于從高昂的枝頭跌了下來,倒在了光斑點點的土地上。清癯的肌膚在陽光下顯得更加通透,奇麗的脈絡如骨骼一般紮紮實實的緊繃著它瘦小的身體。它像極了一只折了翼的蝴蝶。在蕭瑟的秋風中常常倔強的抖動幾下剩下一瓣兒的翅膀,看似想要踏著秋風飛到哪團潔白的雲彩上。

  呵!倔強的秋兒呀!風是你的船,天是你的海,那顆頑強的心便是你的槳了。湛藍的天空上印滿了你理想的足迹,火紅的夕陽中你釋懷了黑夜的恐懼,瑟瑟的秋風裏滿載著你的淚水。你征服了生活的艱辛,也捕獲了生命的真谛……

  呵!我那可愛的秋葉兒呀!我便要爲你瘋狂的呐喊——“勇敢的飛吧!”

 今天,“豆角王國”換新的規矩啦。大家從搶地盤改成比個頭了。

  看哪,有一株豆角苗的莖已經開始向兩邊伸展了。而且它的葉子非常非常大,足足有原來的兩倍。它將下面的兩三個“居民”給遮了個嚴嚴實實的。它剝奪了它們的陽光。下面的“居民”得不到陽光的

  哺育,情緒有了很大的變化。它們緊緊的抱在一起,身體瑟瑟發抖,彎著腰,弓著背,如同前面有一只大怪物似的。

  我向後退了兩步,將菜地看了一遍。覺得菜地就像一個戰場,大家你往上擠,我往下壓,有的使勁擴大自己的地盤,有的卻不停的向上生長。這邊搶地盤搶得熱火朝天,那邊比身高比的十分熱鬧……

  我趁它們打到高潮的時候,猛的將水灑到菜地裏。它們立刻停止戰鬥,都在吸收水分。吸收完後,它們又打了起來。就這樣打著,比著,打著,比著……

  5月12日星期日多雲轉晴

  今天,“豆角王國”可真是將地盤擠得滿滿的。往下一看,只見下面一片蒼翠,看不見了那棕色的泥土。

  我先仔細觀察了一株較大的豆角苗,發現它整個身體的顔色已經從嫩綠變成了翠綠。我又認真清點了一下葉子的數量,竟然已經有九片大葉子和四片葉子!抽出的莖也足足有四個了。我蹲下來看,覺得這株大苗如同一把大雨傘,將它身旁居民的陽光奪去了。

  我再仔細觀察了一株較小的豆角苗,發現這株幼苗整個身體的顔色仍然是嫩綠色。我又認真數了一下葉子和莖的數量,可惜這株幼苗僅有四片大葉子三片小葉子,莖也只抽出了兩個,和那株大苗比,真是天壤之別呀!

  看著這些苗,我帶著三分焦急七分期盼的心情,等待著豆角開花的時5月25日星期六多雲

  盼著,盼著,沒有盼到開花的時刻,卻盼到了一根奇怪又獨特的“莖”。說它奇怪,因爲它生長的速度非常快,隔兩天就能竄得很高,說它特別,因爲它一開始是由兩根“莖”交錯著生長。我問爸爸這是什麽,爸爸告訴我說:“是莛。”

  莛長得飛快,又十分柔軟,所以不一會兒就彎曲了。爲了讓莛能夠向上生長,爸爸帶著我去砍了幾棵竹子,然後和我一起爲莛搭架子。

  首先,爸爸和我在前後各斜著插一根竹,交錯後呈“”型,再用繩子在兩根竹子交錯的中心點給捆上,使兩根竹子固定上,並將豆角苗上的莛子繞在竹竿上。之後用同樣的方法再搭一個架子。

  架子搭好啦,二十一世紀經濟報道就期盼著開花的時刻啦。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