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rmcshv"></abbr>
                      1. 首頁
                      2. 分類浏覽

                      怎樣才能賺錢/長大以後

                      曾有一個君王,裸裎上身,卑微地跪在趾高氣揚的勝利者面前,三千世界鴉殺盡,他滿含屈辱,出降請罪;曾有一個詞人,一柸黃土掩風流,萬千世界繁華重重最後只剩他一人。他一人追求萬千喧嘩中的一絲安靜;他一人把胸懷雲集的萬水千墨列陣而出;他一人靜靜地,在敵軍攻域時填著未完的《臨江仙》;他一人靜靜地,悄然綻放在傾國時的傾詞時。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裏地山河。這位君王目光缱倦且深遠,他在低眉擡首的刹那看到了將來的大宋江山的風雨飄搖,看到了後來大明帝國的沉悶死板。那目光若有實質,它來自過去,窺透現在,也在預測未來。曆史是殘忍的,它似一匹烈馬,擡起鐵蹄,毫不留情的、狠狠的輾碎一個又一個的王朝。它輾碎了一個南唐,輾碎了千萬百姓的繁華春夢。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國破了,這是他命中注定的結局。他本不該是這萬人之上的王,他本就不該在這條血流成河的道路上顛沛流離,孤獨終老。

                      975年,沉重的大門劃出尖銳的聲響,一個赤裸上身的男子走了出來,他的眼底是一片大海的蒼茫與甯靜。他跪下,雙膝抵地,這是男人的尊嚴被硬生生折斷,可是他只能這樣,只能這樣臣服。他敗了,他的江山。976年,宋太祖賜其光祿大夫、檢校太傅等虛銜,封其違命侯,違命違命,宿命難違!他跪旨謝恩,從此逍遙一派,舉杯成愁。

                      國破之前,他是李後主,國破之後,他是千古絕唱、詞中之帝——李煜。

                      國破之後,他坐在窗前,揮筆灑墨,揮出一個詩詞王國。
                      錦繡文字人生如墨,他說:

                      浪淘沙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裏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遙隔千年,怎樣才能賺錢依然能感受到深深的無奈與淒怆。作爲一個被“囚禁”的君主,哪怕是意料之中,但是這個尴尬的身份也夠他無顔面對江東父老。“別時容易見時難。”故國、故鄉,就是永遠也回不去的地方,過去的點滴,如同流水落花一樣,今非昔比,一去不返。

                      相見歡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鈎。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李煜站在西邊的小樓之上,他擡頭望天,只有一彎如鈎的冷月高高的挂在蒼穹;他俯視庭院,梧桐樹寂寞蕭然,那初夏時還茂密的梧桐葉在秋風大刀闊斧掃蕩過後,早已所剩無幾了。他看著那光禿禿的樹幹和幾片殘葉,看著看著,他看到了自己。自己何不似這殘樹淒涼孤寂啊!

                      978,七月初七,牛郎織女相會日,道盡小相思。浪漫的節日、浪漫的詩詞、浪漫的佳人才子、浪漫的,自己的生辰。

                      我站在書紙外,滿心悲然,若是可以,我想給他送去來自我這個未來人的祝福,我想去阻擋死神伸向他的魔爪。然而,幻想終只是幻想,何況還有這一紙抵千年的隔閡。我看著他,看著他手扶欄杆,筆直的站在那裏,看著他遙望遠方的目光漸漸迷惘、失神,看著他垂頭歎氣,收回目光,動身走向書桌,擡手、執筆、落紙,看著他寫下詞中至尊——《虞美人》,我看著他盯著那句“故國不堪回首明月中”悄然滴下的淚珠,我看著他背後一閃而逝的璀璨煙火,絢爛照亮天空,說不盡的滄桑悲涼。

                      我看到——那雙黑暗之手快速地伸向這個詞人的心髒,握緊,直至毀滅。

                      這阕用血和淚唱出的宋詞,不加掩飾的道出滿腹的故國之思。于是宋太宗賜這個偉大的詞人——最狠毒的毒藥“牽機藥”自斃,死狀極慘。

                      “太平興國三年六月辛卯殂,年四十二。是日,七夕也,後主蓋以是日生。贈太師,追封吳王,葬洛陽北邙山。”陸遊記。

                      在現實世界裏,他敗給了趙匡胤;在文字的世界裏,他永遠是不二的帝王。

                      這個世界本就是這樣,有人金戈鐵馬一生,大刀霍霍砍開一個新世紀;有人卻舒展狼毫,水墨難掩情深,筆走龍蛇一路愛恨情仇。

                      李煜蹙起眉頭,錦袍展開,有幾滴墨水沾在了袖子上

                      他醉了

                      一生中要走多少條路,才能把坎坷泥濘走成一馬平川的康莊大道?

                      一生中要路過多少人,才能尋著一個願與你天荒地老的人?

                      ——題記

                      人生,總是在無數個尋尋覓覓中尋得自己想要的種種,卻也總在這尋尋覓覓中迷失遺忘自己曾經擁有的種種。知道這尋覓的過程漫長而坎坷,所以偶爾躲在自己的小世界裏靜默不語,亦時常回頭張望來時的路,看著那時的種種情緒都一致似的驚天動地,不免會笑當初那個年幼青澀的自己,然後頗爲無奈的感慨一句:成長,成長這玩意兒啊!

                      某天突然想起了那個青澀的過往,便在空間裏寫了一條說說,說道:“12年的冬天,腦袋爲什麽像被冰凍了一樣,愚蠢的以至于後來每念及一次都恨不得多甩自己倆耳光。從來不曾膽小怕事過,卻在曾經的某一刻讓腦袋混沌的像個膽小鬼一樣,那年腦袋是不是從來不分左右呢?”朋友問那年做了什麽蠢事,一瞬的呆滯,便避重就輕的說只是覺得曾經太傻,傻出了一種境界,所以廢掉了好長一段本該美好的光陰。她沒有繼續追問那年到底怎麽了,我亦沒有說,只是看著她平靜的回了一句:誰都有那樣的過程,那才叫成長,不要耿耿于懷,往前走就好。當下笑了,是啊,成長,成長,不要耿耿于懷,往前走就好。

                      這兩年每天都在想要是當初沒有做那個錯誤的決定,也許就不會有那麽多遺憾和悔恨吧。然而,直到今日聽君一席話,才恍惚明白這兩年來自己才是真正的浪費光陰。

                      沒有誰的人生是風平浪靜一馬平川的,每個人都各自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摸索著前行,從幼稚到成熟,從磕磕絆絆到步履如飛,這一路走來付出著收獲著,憂傷著也喜悅著。

                      長大以後,我們學著面對挫折,學著隱忍自己,學著擯棄過去那個一遇事就不堪一擊的自己,學著善待這喜憂參半的人生。開始懂得成功不會唾手可得,所以強迫自己勇敢頑強,锲而不舍的去追尋屬于自己的人生,即便要忍受這過程中所有的心酸與曲折,知道美好屬于你,屬于我,屬于拼盡全力未曾松懈的我們,那麽一切都值得。

                      長大以後,所有喜怒哀樂悲盡量不去過多的理會,知道物極必反,樂極生悲的道理,所以從來都努力做著五分的女子,簡單,平和,希冀所過的每一天都是不好不壞的樣子,只要五分就好,不多一分,不少一毫,僅此而已。再也不會毫無形象的哈哈大笑,不會莫名其妙的再流眼淚。因爲知道快樂悲傷都只是暫時的,只有安靜平和才是永久的幸福姿態。

                      即便不知道還得走多久的路才能到達成功的彼岸,即便不知道還要與多少人擦肩幸福才會真正的來到,只要過好當下,依舊安靜的工作讀書寫字過著一個不緊不慢的一個人的生活,便足矣讓心溫暖如初。

                      我想成長是需要代價的吧,在懵懂的時候因爲不懂而單純快樂,在成熟的季節因爲知識的積累與思想的逐步完善而或喜或悲。小時候總幻想成長,認爲長大才是更自由的人生;長大後又時常懷念那個青澀愉快的童年,不會因著生活而焦頭爛額,不會偶遇滄桑而年華老去換了容顔。

                      然而,爲何總是不快樂,總是會被憂傷輕而易舉的俘獲?長大以後的我們爲何總那麽多埋怨和諸多不滿?是因爲太多的誘惑,太多的不知足,太多的攀比,還有拼不盡的你死我活。所以忘記了該怎麽快樂,該怎麽愉快的生活。

                      于是,鼓勵自己,即使失敗諸多,即使眼前的瑣事都不是自己想要去做的,即使依舊不愛這份工作,但仍是拼了命的努力著,只是因爲明白成功不會唾手可得,只是明白人生不會盡如人意,只是一直強調著翻越大山才能到達成功的彼岸。所以後來的怎樣才能賺錢們把一切憂傷的都努力釋然著,明白把冬天過得像夏天一樣熾熱,溫暖,明媚是一件多麽幸福的事,也便在這個日子裏禁不住的嘴角上揚著,絢爛著整個夏天。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60 2001